mewwe

灣家人。深陷歐美圈。將要大一的繪渣菜鳥ʕ•̀ω•́ʔ

在地理課本上發現玫瑰(ノ´∀`*)

姜饼本人:

【哈利波特,福尔摩斯,神奇动物在哪里,漫威电影宇宙时间线统一整理】

这个软件是不是想气死我??
发了一夜都没发出来还说我违规?

是Colin♥♥♥感覺在這部片裡是個萌萌的可愛角色(一直都是((

【福华】梦魇 恐惧与黑夜

安晴不彧:

「短篇一发完」


前文请戳头像 手机版老福特发链接亮不起来(╯°Д°)╯︵┴─┴
【就是那篇名字一样很装的x】


先放个引子 正文...他失踪了...
好啦其实我就是想表示一下我考试考完了!【也考炸了qnnnq】
以后有更多的时间了 开心


↑2017.11.19 13:27
↓2018.2.05 12:33


鬼知道我的拖延症多么严重!!
但我终于写完了 甜请放心
HE请放心【当初说好的 那篇回忆死亡与陪伴我会HE回来的】


祝食用愉快
=====================================
=====================================
★引子


你又听见了自己苍老的声音,缓慢的,低沉的,虚弱的,这令你感到有些不适。


“我不应该忘记的...那个——”
“约翰死去的案子。”


那句如同轻喃一般的话语结束,忽然的恐慌攫住了你的心脏,很闷,你喘不过气来,就好像坐在电梯里却突然坠落,强烈的失重感令人心悸。你的双手不由得用力——


手心一片温热。


你低头,看见血液顺着指缝溢出但是你知道自己没有受伤,是约翰。


是约翰?


是的。


你有些懵了,听见有人在耳旁粗重地喘息着,一下一下带着痛苦与艰难。


漆黑一片。


你知道约翰受伤了而你正替他按着腹部的伤口。


漆黑一片。


可是你苍白的手上鲜红那么明显。温热的触感如此真实。血液源源不断地涌出这真令人反胃。你想可能你厌恶血液。


漆黑一片。


耳旁的喘息更加明显,渐渐有急促之势。


漆黑一片。


你心急如焚。你知道迈克罗夫特在赶来的路上。你知道自己表面上的冷静。你知道你的双手不曾颤抖。


漆黑一片。


你知道——约翰快死了,在这个该死的孤单的漆黑的冷清的绝望的小巷子里,死在你的面前。


他要死了。


死在你的面前。


可是你看不见他!你看不见!只有他满溢痛苦的声音让你的心一下下地遭受着重击,手心源源不断的温热感带走你全身的血液。


你该怎么办?


漆黑一片。


你几乎在哀求着一缕光线,只要一缕,足够你看清楚约翰就可以了——他可以面色苍白嘴唇颤抖但是他一定要有那双眼睛,那双蓝色的温柔的眼睛,带着无限包容与安慰,告诉你一切都好,没关系的这只是一场漆黑的染上浓重血腥味的梦境,或只是一个恶意的令人揪心的玩笑——但这一定要是虚假的,要么是真实的但能拥有一个完美的结局——约翰活着。


那双眼睛,一定,一定,要有生机,它们千万不能是属于一个将死之人的。不然你确信你会疯的。


上帝,你听见了吗?


——在这深夜里,如此凄然而狰狞的呼喊,带着令人心惊的锋利。


漆黑一片。


光被埋没,黑暗吞噬你眼前的一切,你看不见所有东西除了刺眼的红。


红与黑交织成你的绝望。


红色渐渐淡去,世界只剩下全然的黑。


因为约翰不再喘息,他死了。


你孤身一人站在黑暗里。光明是什么?


你迷惑。


你似乎失去了你的双眼,以及你的心脏——伴随着约翰的死去。


你忽然发现约翰已经死去。


他死了?


是的。


漆黑一片。


你被吓醒了,满身的冷汗,初醒来的一瞬间,你的心中依然与梦里一样充满恐惧。


他死了?


没有。


幸好,没有。


★正文


221B,晚上十点。


你在那里并不专心地慢慢做着实验,约翰正在浴室里。


而随着他转开浴室手把,毫无预兆地,灯一下全部熄灭。


漆黑一片。


“天...”黑暗中传来约翰的低声抱怨,以及他略带犹豫的脚步声。


你想起那个同样漆黑一片的梦境。


手开始抑制不住地颤抖,你烦躁地皱起眉,有些粗暴地把手中的试管放回试管架,却造成了玻璃碰撞——“叮噔”一声,像极了子弹的金属外壳落地。


这声音虽轻微,但对你紧绷的神经来说无疑是一记重锤,你慌张地缩回手,压抑住恐惧的喘息——几个月以来入睡之后再惊醒的场景在你脑中回放,是的,包括那个梦境,你该死的记住了每一个细节,和身处黑暗之中的害怕与绝望。


你可是夏洛克·福尔摩斯,你想,你不应当,也不能,害怕黑暗。


约翰的声音在此时恰到好处地响起,听起来他成功地摸索到了地毯:“也许我该庆幸现在很黑?”“为什么?”你干巴巴地问道。


约翰轻笑道:“嗯,因为我现在没穿衣服?”你心中猛地一颤,脑海中立刻勾勒出灯光下的此情此景——随即你遏止了自己的思维,因为你的大脑已经告诉了你,这只是一个玩笑,于是你回道:“不可能,约翰,你在浴室里待了十五分钟二十一秒,这时间足够你穿好睡袍。”约翰在黑暗中翻了个无奈的白眼,唇角藏了一抹笑意——这些你都推测到了——你不让自己去想任何有关黑暗的事。


又过了一会,约翰的脚步声因为柔软的地毯而变得微不可查,漆黑的客厅就此沉寂了下来。


在内心的恐慌的驱使下,你终于想起了你口袋里的——


与此同时,约翰叹道:“说真的,夏洛克,我从刚才就开始疑惑来着——你为什么不打开你的——”


手机的亮光亮起的一瞬间,约翰也说出了最后一个单词。


你庆幸于自己松了一口气的声音也因此被掩埋。


“好吧。”约翰有些挫败地叹了口气,而你决定永远不让他知道之前不打开手机只是因为你的大脑被恐惧弄混乱了。借着手机惨白的光线,你看到约翰向你走来道:“尽管我明天不上班,我也觉得此时睡觉是个好主意,走吧夏洛克。”


你可不觉得让自己再次孤身陷入黑暗是个好主意——当然你的大脑没有让你失望,仅仅几秒的时间你就想好了谎话并克制住了自己的声线。


“约翰。”你叫住了他转身向前的身影,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可怜,“早上做实验时我的床单被侵蚀了,哈德森太太不在,我希望能...”看到约翰回头给了你一个惊愕的眼神,你止住了话语,却找不出自己的纰漏。


“哇...”约翰有些夸张地感叹,在你刻意隐藏了重重担忧与恐惧的注视下,露出了一个让你捉摸不透其意味但的确是充满了惊喜的笑容,“从我数次买来的玻璃杯的受害情况来看,我以为这次该是我的床单遭殃?真意外。”


随即约翰耸了耸肩,道:“你当然可以来我这儿睡,不过...”你看到约翰的眼神不可避免地飘向了沙发,明白自己平日里表现出来的不与人亲近的特性给这位军医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你不说话,表明了自己不更改决定,善良的军医便拍拍你示意跟他走。


约翰,这次不一样。你想。


周围漆黑一片。


又一次地,你注意到了黑暗,真该死——恐惧袭上心头,而约翰的背影不能带来多少安慰——那只是个背影。


不过他平稳的呼吸声让你好受了些许。


突然,手臂上传来一阵温暖外加听见约翰的低声咒骂,你发现你忘了提醒他离茶几五米处的地板有些微微翘起。“真该死。夏洛克,小心点。”约翰轻声说,顺势握紧了你的手,你便心安理得地借着这几丝温暖驱散你心中的恐惧,再稍微感谢一下221B有些老化的木质地板。


在漫长的于黑暗中的“旅行”之后,你们站定在军医房间前,他打开门,走进房间,并——拧亮了台灯?


黑暗顿时被驱赶。面前的屋子里有灯光,还有约翰。


你站在门口有些错愕——不,或许说是惊喜更好,暖橘色的灯光使你得以脱离出无边无际的黑暗,看清约翰——他略有些得意地笑道:“充电式的。”


你回以一笑。


约翰把自己原先铺了满床的被子折叠,从柜子里抱出另一条被子,放在床上,说道:“夏洛克,在地上铺被子太麻烦了——所以收起你对地板热烈的眼神。”


你闻言抬起头,收起之前因无可适从而安放在地板上的眼神(心中充满的感情有些陌生,但你决定命名为“安心”),你故意嘲弄一笑,刻薄道:“看来我是必须遵从?”“是的,你必须遵从。”约翰一边回答一边把手中的毛巾扔向你,朝右手边的门一指,补充道,“新的,去洗漱。”


你接住毛巾,很想说其实你不介意和他共用一条。


但你只是点点头,简单的洗漱之后走出,约翰已经躺下了,闭着眼睛。但台灯还是开着。你便也不打算去关上台灯,放轻了动作,悄悄躺进另一条被子之下——约翰在此时睁开了眼,你们无言对视。


“你怎么会怕黑?”


约翰突然问道,你浑身一激灵,下意识打算否认,但军医充满关切的眼神让你的谎言于舌尖打转,却始终说不出口,只是声音略带喑哑道:“你怎么知道?”


“你的手之前在抖。”你感到约翰温暖的手掌覆上,像是安慰一般轻轻握住你的手,他继续用一种柔柔的声调说道,“还有呼吸急促,夏洛克,你本来可不会这样。”


沉默了一会,你只是注视着约翰。


你抬手盖住了他的眼睛,便看不见他青玉色的眼眸。


他耐心地等待着。而你终于决定开口。


“连续几个月。我梦见你死了。在黑暗中。”


吞吞吐吐地说完这句话,房间里安静了下来,你能感受到约翰的眼睫毛在你掌中轻颤——以一种撩人心弦的频率,你有些心虚地收回了手。


于是在灯光下,你看见了他的眼睛——充满生机和温柔笑意的一双青玉色的眸子。


这似乎与那些梦境大不相同,你想,他的目光一定是有魔力——竟瞬间驱散了你的恐惧。


约翰轻轻抱住你,道:“I'm here。”


心于此刻安定。


你搂紧约翰。


你的约翰。


★尾声


你曾经目睹过很多恶意,肮脏,与丑陋——但无所畏惧的你,却会因梦境里怀中人的死去而惧怕黑暗。

【福华】回忆 死亡 与陪伴

安晴不彧:

「短篇一发完」
跪求看完不脱粉...
【高亮】有续集的 高甜
自从我看完深水之寂之后 一直很想写这样的文
总而言之个人挺喜欢这篇的
很可能会在以后一直反复看反复修改
话说本来拟好大纲后 想当作万圣贺文的 毕竟有点魔幻色彩【被打死】但是发现写得太快了【哇噻我这个拖延症终于有机会说这种话了】就放出来吧 万圣贺文我再写篇高甜的补偿大家
以后会有一篇真·万圣贺文 一篇续篇 而且都是高甜 看在这些的份上看完这篇请不要打我...寄刀片欢迎...
祝食用愉快
=======================================
=======================================
题记


清晨的阳光一如既往,透过玻璃窗带着些许朝气与生机落在两人都苍白了的发丝上。


水壶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黑咖啡味,隐约掺杂了几丝红茶淡淡的清香。


客厅里安逸得一如既往。


两把相对的扶手椅一如既往。


躺在角落的小提琴一如既往。


被破解了密码的笔记本电脑一如既往。


各自窝在沙发的两人一如既往。


其中一人侃侃而谈,回忆过去,另一人只是微笑聆听,安静地陪伴。


一如既往。


除了壁炉上那张显眼的照片——不过它不重要,每个人都觉得它应当被认真地收起来,尘封好,但还是得要由时间给它蒙上厚厚的一层灰——这很重要。


不然一切都会很糟糕。


——————————————————


正篇


两人同居五十年了。


这足够他们对彼此都了若指掌,从外表到心理。


又是一个宁静的早晨呢。约翰坐在扶手椅里一边喝茶一边想到。阳光温柔地透过窗户撒下,窗边的他仿佛也被染金了银色发丝。他低头看着那张白色的报告单,轻叹一声。


都老了啊。


两人也已在十年前退休。


只希望上帝或死神不要再打扰宁静地生活在221B的两人了。


约翰把报告单收好,对面那把椅子上的老人此时也睁开了眼睛——金绿色的眼眸少了几分锐利,带着岁月沉淀下来的沉稳,约翰冲他笑了笑,顺便示意了一下茶几上的另一杯红茶。夏洛克也微微笑了一下。不过没有起身去拿那杯红茶。


他缓缓开口道:“约翰。”约翰点头,回答道:“嗯,夏洛克。我在。”随后站起身,想要给夏洛克再盖一条毯子,秋天的早晨还是有点冷。


毕竟,夏洛克最近身体不怎么好,估计都是年轻时没注意造成的。


他借着手杖缓缓起身,拿起沙发上的毯子,轻轻为似乎又陷入了睡眠的夏洛克盖好——尽管动作的确很轻,就好像根本没有人在给夏洛克盖毯子一样——但是夏洛克还是醒了,他带着些许迷茫地看着对面的扶手椅,像是喃喃自语一般开口。


“我记得,当初那个案子......”


听见夏洛克开口,约翰便在替他掖好毯子边后坐回自己的扶手椅,像是听故事的小男孩一样,安静地等待着。夏洛克继续用那种半梦半醒的状态叙述着。


“很危险...”
“我突然找到了那个...咳咳...该死的怪异之处。”
“调查的时候那个医生突然折返...还好他被制服了...被...”


约翰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补充了一句:“是被我们两个一起制服的,那个神经病医生。”约翰停顿了一下,“我也在的。”


夏洛克又阖上眼,约翰本以为他打算再睡会,却听到他继续说了下去。又是轻得仿佛马上要消失在空气中的语调,淡淡的,不可接近。


约翰的微笑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消失,他将嘴角又上扬了几分,温柔目光不改。


“唔...还有那个小男孩的案子...”
“啧,格雷格森当初真蠢。”


这句讽刺倒是说得清晰迅速,约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纠正道:“是格雷格啊,夏洛克。”转而调侃道,“不过他当初很蠢我不否认——毕竟那个案子,我也在的。”


一段寂静。


如同慢镜头一般,夏洛克闭上了眼,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睁开。


约翰仍只是笑,一如既往。


“我唯一一次请你去听音乐会...后来还发生了案子。”


“我记得啊——真是想不到结局。”约翰摇摇头,颇有些可惜的意味:“米勒小姐的钢琴真的很棒,那次的案子太可悲了。”


“还记得最后那一瞬间...”


“我也在的——你突然冲出去,真令人不解。”约翰捧着茶笑了一下,“当时年轻,才能跟上你啊——身高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夏洛克闭上了眼睛。


“你一直都伴随着我。”


“因为我会一直在的。”


约翰侧过头,轻倚在玻璃窗上,注视着夏洛克。


“哦,对了——还有那个案子呢。”夏洛克像是被惊醒了一般,又强撑着抬头睁开眼,神情也不再淡然,多了几丝如梦初醒的迷茫的惊慌的意味。


“嘘...睡吧,夏洛克,不说了,睡吧。”约翰轻轻皱起眉,他看得出夏洛克的疲惫,站起身替他往上拉了拉毯子,“睡醒再说吧,我在的。”


约翰用微笑与轻柔的话语慢慢安抚夏洛克。夏洛克再次闭上眼,但没有停止回忆。


“我不应该忘记的...那个——”
“约翰死去的案子。”


约翰提毯子的手顿住。


“那条小巷,我再也没有去过...”
“那个凶手已经死了。”
“我甚至试过通灵...是的我知道那很蠢。”
“但你为什么还是没有回来。”


声音中满溢着无尽绝望,无限悲哀。夏洛克的手不停地颤抖着,最后轻叹一句。


“十年了。”


约翰终于不再笑,神色平静唯有目光凄然。


轻轻回答道。


“我一直在啊。”


——————————————————


尾声


夏洛克缓缓睁开眼,窗外是淡紫色的云彩。


他似乎梦见约翰回来了。


在红茶淡淡的清香之中——意外地,那香味隐约有些不可捉摸。


随着他的起身,毯子落地。


轻轻盖住了染血的勃朗宁压住的癌症晚期报告单。


真奇怪,夏洛克记得他没有盖毯子——所以有多少是虚幻,多少是真实,谁能分得清呢?

(๑•̀ㅂ•́)و✧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wwwww可愛www

番茄赛高:

看忌日快樂前差點心裡把自己笑死😂

子衿风祈:

PP:你们不知道童言无忌的嘛,聚会不带我玩,委屈巴巴